狂熱與克己

與我一起看過演唱會的人都知道,我是那種要狂烈揮熒光棒,還要站起來蹦蹦跳,可以的話,還會站到椅子上面去,大聲大聲地尖叫的人。 記得有一個外國朋友說過,嘿,你準是那種在家裏空無一人的時候,扭大音樂,對著鏡子跳舞的人。我問他,為什麼?他說,你就是平常強烈的壓抑自己,要守規矩的人呀!所以,沒有人的時候會做一些反常的事,平衡一下嘛。聽罷,哈哈的,然後滿尷尬的。 他的話,一直在我腦海裏,尤其,是我獨處的時候。我嘗試去扭大音樂,站在鏡子面前,良久,不敢動。只不過是自己盯自己啦,幹嗎這樣的彆扭?沒有面對自己的勇氣,何以面對別人(這樣的情況,這樣的形容,有少許小題大作,但,基本如此)?至少,我要比別人早點知道,我的四肢是否不能協調呀!結果如何,秘密。可是,我覺得有些情緒,慢慢的給釋放出來。 有些人,很容易的表達自己,開心會笑,傷心會哭,生氣會黑臉,那都是正常不過的事。然而,生活中的訓練,卻告訴我們,隨便表達自己的情緒,是沒有EQ的表現,是沒有克己的表現,會造成別人的不便。 我找不到狂熱與得體的那條平衡線。 p.s.昨天晚上拉闊達明,我站到椅子上去,工作人員小姐兩次勸我下來,她懊惱地說:你不可以這樣子的!我想,但我又可以哪個樣子呢?

mamee03

四月假期

假期,是很難得的。 我利用假期,去了做自己喜歡的事,一些需要時間的奢侈任務。比如說,利用兩個小時去市場買菜,再用整個下午為晚飯準備,等朋友散去以後,以慢慢和安靜的心情去洗刷碗筷,和貓玩一會,然後睡覺。媽媽說,你兩個星期不上班,在家裏干嘛?看起來,真的沒有什麼,可是,當我早上起床,看見那道陽光曬在木地板上,那陽光,是照到心裏頭去,我知道這刻所擁有的並不是兩個星期的工錢可以換來。 生活其實是什麼呢?除了工作以外,我們其他的生活可以是什麼呢?我可不可以是一個家庭主婦,或者,我可不可以是一個在街上閑蕩的人,背著一瓶水、幾塊零錢,與小孩分享一個遊樂場?再者,我可不可以是一個小餐廳的幫工,然後儲錢給流浪貓買貓糧呢? 我們用上了二十多年的時間所謂成長,然後再用四十多年的時間所謂工作,剩下十多二十年的時間所謂安享晚年。這個框架,一定要這樣畫嗎?我在想,背後是因為多大的因緣而來到這世界,然而這樣的經歷的是否就是所謂的人生意義? 任何的可能性都太多,而我們的思想卻太窄,我想,要做的,不一定要寄望在假期

20040212_04

20040209

已經一個星期,我還未跟我的枕頭協調過來,一個太軟、一個太硬,苦了我的脖子和頭殼。晚上總要醒過來還幾次,直到七點多才真正睡過去,然後八點又要起來。常常遲到,哎,我也遲到煩了,我的決心還真是有問題,情況越來越嚴重。請問有什?方法鍛煉意志力呢?如果你們有的話,麻煩教教我。 透支了一個星期,頭開始痛的不得了,也因?睡覺前喝了一瓶水的關係,今天的眼皮腫得像潤腸,左眼還有點痛,不會是去完浴場看見太多裸體的後遺症吧?哼哼。

20040212_03

20040208

今天我過得很充實噢!拿著地圖和 早上吃過早餐,便去了銀行提錢* *旅遊小貼士:在大陸旅遊,假如現金不足夠,別以?信用卡能幫上忙,其實國?說可以刷卡,很多時候是指國?的Debit Card而非Credit Card,因?他們的信用卡真的是要有信用(錢)才能刷的,有點像EPS。現金不夠,不用怕,其實多付點手續費便可以充銀行提錢。 晚餐:西紅柿雞蛋湯、餛飩、狗不理包子(南京路步行街,人民幣22元)

20040212_06

20040207

我最親的人都在了,好像去移民似的,大夥做好登記以後,便給安排到一所屋子裡坐著等。他們都在討論去了那個地方以後會怎樣怎樣的,可是我感覺快要生離死別一樣,我知道去了那邊,樣子會變得不同,記憶也一分不剩,那?,我們是去投胎轉世嗎?是這個樣子的嗎??什?我不曾感覺到死亡?媽媽在旁邊熟悉的打點一切,她說:到了那邊,你自然會知道。我搞不懂是怎樣的一回事,我握住弟弟和妹妹的手,漸漸的,我開始哭起來,我捨不得他們,弟弟?起頭望著我,他也哭了。然後我們排隊,一個一個入閘,到爸爸了,他用煙頭在太陽穴的地方烙了一下,他說這樣我們到那邊便能認出他。到我了,可是名單上沒有我的名字,過不了去…然後我就醒來了。睡醒的一刻,才發現平常嘴硬的我,是多?想念家人。 睡得不好,只好到Lobby吃早餐,這可是整個星期第一次吃早餐呢。 你們有聽過”擦背”嗎?擦背是上海浴場特有的項目呀,以前還是男士專享的,現在浴場流行起來,女士也有”助浴”的服務了。打算去的店因?距離太遠(我在浦東,店在虹橋),所以去了酒店 “附近”的”雅典皇宮”去,咋聽覺得似男人場,一路走心理還有點雞毛。走了45分鐘(這叫附近),快要放棄之際,在幾塊地盤中,居然看見一所氣派非常的建築物,看來就是我要去的地方。 一進門,熱鬧的不得了,服務員很多,大人很多,出奇地小朋友也很多!我這個大鄉里,換過鞋以後,便被指示到女浴去。原來一定要先沖涼才行的,因?這裡本來就是浴場嘛,哈哈!腳一踏進更衣室裡,賣尬!很多不同體形、不同種類的女人赤裸裸、落落大方的走來走去,嚇了我一跳,尷尷尬尬的換衣服去(其實是摟條毛巾而已)。你以?會有獨立隔格嗎?沒有!他們就這樣自自在在,帶著洗頭水沐浴露走來走去,徹徹底底的在你面前洗個乾淨(比如頭要洗三次以上、狂搓身體每個部位直到皮膚紅紅的,最後還要拿只牙刷刷牙)、打你尖(已經習慣了)、死罷住個花灑直到全家人到齊洗淨後才離開,從這個層面,我完全體會上海人精打細算的性格,嘿嘿。(再續) 晚餐:吉祥餛飩(人民幣6.2元呀,破紀錄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