樣衰的時候

星期天和Dadee到姨媽傢俬散步一番,然後牙痕去新城市廣場搵o野咬,街坊裝當然係夏日首選,求其束起個頭就撇啦。正當行到身水身汗臭萌萌,滿臉面油煎雞翼的時候,「喂!蔡媽咪。」仲以為太熱中暑有幻聽,「喂!蔡媽咪,叫你呀!」,死火,邊個??叫得中文名實係有o的料到…… 回頭一看,原來係中學的老友記 – 鄺小姐,雖然係咁,都失驚無神嚇一跳!由於大家都有伴侶係身邊,所以寒喧幾句就收皮。但係呢三十秒偶遇,卻令我有以下驚人的發現: 1. 原來t-shirt 已經穿了兩天,皺皺地之餘,仲有尋晚炒送的味道,汗味啦,兩點整魚時彈到o既汁啦,還贈送Mobee仔貓毛十數條 2. 頭髮尋日沒有洗,還有點膩膩的; 條界也好像歪來歪去,像打完三號風球,分極都分不均…… 3. 對verse好似去完泥地咁dirty,白蒙蒙又黑萌萌 4. 個樣硬係唔使講,多油兼反光,眼鏡變鼻鏡,加上暗瘡敏感跟黑頭,樣炳非常! 然後向Mobee Dadee發表以下言論半小時: 1. 為甚麼地下唔行行二樓? (Dadee回應: 人少o的嘛!) 2. 鄺同學為甚麼家在元朗卻走到沙田來? (Dadee回應: 放假嘛! 而且她依家住CU喔!) 3. 為甚麼在樣衰時總碰見啊? 如過碰正ex 和女友實死硬啦!個樣咁衰,人o地贏足九條街!唔係我差呀嘛,但咁輸法超勁爆唔抵,係咪丫??(Dadee已沒有回應,笑爆嘴啦~) 再思前想後一天半: 為甚麼要這麼介意自己的外表呢? 認識多年的好友會因為我的外表嫌棄我嗎… 為甚麼要介意人家怎樣看自己呢? 人家看見的是表面的自己,還是最真實的自己吶… 為甚麼對自己的信心那麼少呢? 不會只因為穿了一件兩天的t-shirt,自信指數會急降50%吧… 但是,有一個為甚麼仍解決不了,就是為甚麼我有大條道理解釋還要覺得尷尬呢??? 媽啊~~~由我吧~~~

加威本周精選

ff全天候三合一化妝組合: 基本上哩盒o野已經將一個女子要o既眼影,胭脂同唇彩加埋一齊。顏色方面亦非常大路,小小閃的黃&綠都係今年大熱,而且價錢都只係$55,附近鵲穴有售。 Para Do 唇彩,指甲油 & 禮品盒 Para Do 係 KP o既 young line,品質當然唔洗講!花哩花碌大紅大綠仲有花花草草和水果o既包裝令人感覺醒神非常,好似去o左熱帶森林探險咁興奮,先至係至正! 閒閒地係 KP 買枝甲油都要百靈蚊落樓,邊捨得呀?!尤其係哩o的細眉細眼o野,好赤! 所以係重點推介,一眾姐妹有機或隨機行過不妨睇睇。 Para Do禮品盒包括靚靚花花化妝袋一個,glam到爆金紅閃閃甲油兩枝 & 超姣紅唇烈焰心型lip gloss乙盒,盛為$45。另閃紫粉藍甲油,有十色以上,啞B有售。 Para Do支裝棉頭唇彩,28蚊雞;另備旋轉掃裝,$38,啦啦有售。 報告完畢!

記得前幾年很流行的「篤篤機」嗎?就是那種給你兩幅圖然後點出錯處的遊戲機。在指定時間內,一定要把錯處點出,順利完成,獎你bonus時間,儲夠子彈打下一版;要不然限時到達,非走不可,Game Over。 那時候這可是非常hit的街機之一,機鋪充塞著高手。他們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篤篤篤,手指比眼還快,好神奇。明明這是一個訓練腦袋的遊戲,卻變成了測試神經反射機能的機器!對於反應緩慢的我,當然囁囁稱奇,會很「娘」的在旁哇哇哇。本來覺得自己的分辨能力還算是高的,可是玩完遊戲之後,才發現除了手腳遲鈍之餘,辨識能力都很有問題。 兩張圖,好簡單,不同就篤出來呀!問題就是,要篤五個,我卻只能篤篤篤三個!10秒、20秒、30秒過去了,死啦,還是看不出來,旁人看不過眼,就說:「不就是這裏嘛!(暗罵:笨蛋!)」咿,係哦!明明就擺在眼前,卻鬼「諳」眼睇唔到!人家一句「不就是這裏」令我聽起來覺得自己好苯,盲咩?唔係喎,係盲目至真。睇得太耐,都記唔清楚邊幅打邊幅,左圖map去右,右圖map去左,個腦死o左火! 小妹高中時上文學堂,姚老B說長大以後,千萬不要習慣對身旁的人和事感到盲目、麻木,要對事事保持敏感、要獨立思考,很難。這句話我一直放在心底,一來是覺得她這句太有型了,另外便是因為老師都不會告訴我們長大的事情,反正長輩們說長大後,自然會知道。那時候,為了保持我應有的敏感度(自己認?),不論學業、拍拖、弟妹、時事等,都執執著著的乜都拗一餐,人家不拗,便說別人沒立場,感覺盲目,鬧的最凶便是在家和媽媽鬧,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幾白癡,哈哈!到入了大學、上莊、和初戀男友分手、去北京實習、畢業、第一次投入社會工作、第一次被裁員、胡亂抓到第二份工混鄂、爸媽弟妹舉家移民米國……經過這麼多事情,原來敏感的心和獨立思考真的會被磨蝕。玩得瘋狂沒什麼、自己一個沒什麼、畢業沒什麼好高興、給裁員是應該、有份工作已很好不要奢求理想、家人要走沒怎麼樣……從什麼時候我給侵蝕到這個程度?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已覺得都沒所謂?什麼時候發現自己盲了? 不知不覺,我知道我盲了。習慣盲了,慢慢的Game Over。

我愛梁靜茹

從收音機上聽見梁靜茹來港演唱的消息,感到異常興奮,因為實在太喜歡她的歌!知道電台有門票登記,便立刻發動好友及同事B & C努力的打電話,當然,結果是失敗了……本來打定輸數之時,皇天不負有心人,好友翠翠千辛萬苦地拿到兩張珍貴的門票,結果兩姐妹活像小番薯般高高興興的跑去壽臣劇院睇show。 原定的音樂會是八時正開始的,可能是因為記者們還沒到齊(很有的「專業操守」的香港娛記!),所以等了15分鐘。期間,聽見了後座記者們的對話,真真正正的瞭解到香港娛記的可悲,因為他們連採訪的對象是啥也不知道!衰人衰事暫且不提,先回歸音樂會上。 為了這個音樂會,我和翠翠都特意惡補靜茹的首本名曲,好讓自己能更專心投入。台灣的歌手唱拉闊是有一手,這早已知道,因為他們很多都不介意跑酒吧秀和校園秀,只為有一個半個“在台上我覓理想“的機會,好好的鍛鍊自己。一心去聽歌的我,從她走出來唱“我喜歡“開始,已經覺得不枉此行! 請問香港大部份的歌手,誰能完完整整的唱完所有歌曲為又誰會好好的記住歌詞,用心的唱?整個晚上,雖然只是短短45分鐘的電台小秀,卻沒有亂七八糟的歌詞,要數也只好說她走了半顆音,這些都是能看見的認真和努力。 記得開場的時候,熒幕上寫 「你,有多久沒有感動過?」愛上靜茹的歌,或許就是因為「感動」。我對感動天生過敏,很容易眼淚鼻涕一起來。你知道嗎?感動就像喝完可樂後的一啖氣,一湧而上,沒法抵擋。失戀的歌也好,甜蜜的歌也好,總喚起一些失落的回憶。 愛的無悔,就能無條件為你,義不容辭,義無反顧:「無條件為你不顧明天的安穩,為你變堅強相信你的眼神,不敢想不敢問,有一天壞的可能!無條件為你放棄單獨的旅程,為你堅強就不怕犧牲,我的靈魂 如此沸騰……為我愛的人」 愛錯了,但感謝最後,我們都學會坦白:「如果是因為那最後一次的爭執,而讓今天的我們能夠變的誠實, 是不是我應該感謝你當時的冷靜?」 傷心了,也許不是兩三天的事,還是呆呆的、傻傻的想你: 「擔心你沒有好好的過,不怕你已經忘記了我,剛剛分手像告別很久,還想為你做些什麼……」 到最後,還是由姐妹們來幫忙收拾癱瘓的自己: 「分手快樂 請你快樂,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。離開舊愛 像坐慢車,看透徹了心就會是晴朗的。沒人能把誰的幸福沒收,你發誓你會活的有笑容」誰說分手是孤單的,老友們的肩膀才是可靠的。 也許,喜歡感動,你會喜歡梁靜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