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上的異形

大約在年頭,開會時無無聊聊的“蔑“倒刺皮,把左手小指弄損了。本來以為結疤就好,可是又忍不住去挖它,結果日復日、月復月的,小指側長出了小顆粒。又以為它是硬皮而已,所以不斷的用指夾鉗去剪,一直長一直剪,一直剪一直長…直到有一天,它不受控制的流血,我才知道它並不如我想像一樣,只是單純地附在我指頭上的小顆粒。 不得已地走去藥房買一瓶藥水,每天滴兩次,果然幾天下來真的變小了。好不容易循規蹈矩才有一點成績,因為恆心缺乏的關係,它又再次的長起來,而且還變本家例的越生越快,越剪越長。我對住它,真的很不耐煩,為什麼會這麼的頑強?為什麼還黏住我的指頭,還吸收我的養份,而且還落地生根?直覺這顆東西很邪惡! 朋友跟我說,這東西要去醫生處“電死“它,否則會惹到其他手指。聽完以後,非常驚訝,“幸虧“大半年來它都只是安份守己的待在小指頭上,還未打算搬家,看來我跟這異形要速戰速決了。據說,“電“它的時候還會有烤魷魚的味道,還會冒點煙啦,哼哼,想到這裡,心中居然有種變態的快感…(自己都覺得受不了,哈哈!)

認輸

認輸 詞曲/張震嶽 長越大 原來單純的快樂 已不在 我們身邊很久 為什麼 匆匆忙忙地出門 回到家 面對電視發呆 不管下雨太陽 早就不會感動 盲目的在奔跑 累了也不知道 再多喝幾杯酒 以為就是解脫 那答案是什麼 原來自己不聰明 原來什麼都沒有 原來應該了解的道理 到現在才知道 原來輸給了世界 原來輸給了自己 原來錯在不承認失敗 誰可以原諒我 每天厭倦乏味無奈的生活,猛烈的向我撲過來,最初我還懂得抵抗,有著三文魚游回出生地的堅持,可能有點偏執,至少我知道我在想甚麼;但現在,腦內充塞住各類的垃圾,體內的電池一點一點的耗掉,我開始站不穩,生活彷彿失去了意義…我是向它低頭了嗎?是生活丟了我,還是我自己選擇丟了生活? 想到這裡,莫名的無力感又把我拉進黑暗的漩渦,對此,我感到悲傷。

討厭的藍調

——藍調是19世紀前後,黑人被當作奴隸販賣時,偷偷地低吟不滿和苦悶,抑鬱地哭訴自己的不幸的歌曲—– 星期六叫水電師傅到家裡裝抽氣扇,弄得一地玻璃碎,終於給了自己很充分的理由徹徹底底的打掃一番。平日很晚回家,周末又不願白白的浪費了等到頸長的假期,加上清潔的工作是很煩人和大量的勞動,所以要有充分的體力和心理準備才能全力以赴、做到最好!實情是太懶惰不願動,直到自己都忍無可忍才逼著清潔…… Dadee負責大廳部,我負責廁所部,從晚上八點半開始,哇、不得了!廁所裡原來很多地方都發霉,瓷磚的罅隙不用講,早已變成黑色的路軌;鏡箱也是,櫃子也是,連那個小小的香噴噴都有一點一點黑黑的小霉…我的媽!還有所長Mobee的毛毛都佈滿四周牆腳,窿窿隙隙都發現蹤影,實在太恐怖了~~~ 噴噴噴刷刷刷,看見四邊高高的瓷磚牆,就已經無奈極了;再看看充滿水漬的水龍頭、很多黑腳印的面盤和有點灰色的浴缸,心裡已經很不爽,正在埋怨這埋怨的埋怨自己做工人的時候,可恨的Dadee居然懶有情調的播出咿咿呀呀的藍調說是拖地歌,不知是羅境定係贈興! 除了火上加油外,當下我真的覺得藍調很討厭,因為它像在嘲笑我,『你是奴隸、你是奴隸、你是奴隸』彷彿我是不幸族的一員,帶著悲慘和可憐無比的命運,拿住小小的牙刷,刷刷刷…… 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