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勁的日子

老邪給我留言,他說,看見照片,想起最有勁的日子,想起我們,也不敢對生命怠慢。是的,我承認那些真是最有勁的日子,一股盲勁,擔起兩個會、幾個要務還要做功課趕兼職去旅行,真是忙得風流玩得折墮,想起來也動魄驚心。舊朋友聚會,捎來一些舊照片,哇哈,真是嚇死人,幾多年前的照片?兩年、三年?才不過兩三年的光景,臉上的得意和朝氣早就不知溜到哪裏去,遍尋不獲。 現在呢,每天都是捏把汗挨過去的,春去秋來,時間都在頭上嗖嗖的過去,冷不防脖子一涼,給人砍過一頸血還要乖乖的悶不吭聲,繃帶一綁還是得繼續上路。上個星期認識了一位友人,才十八,閒談幾句,便被說中要害,他說我沒有理想,理想不見了,你不覺得生活空虛嗎?聽罷,冒汗。

工作

又來了,最近我開始對生存的慾望降到很低的地方,我允許自己沉迷在唉聲嘆氣中,我想不到把自己放在什麼的地方去,也想不到自己的生活意義,每天都在挨過去的似的,好不容易才一天,好不容易才渡過了一天。現在的感覺是,我的生存只在於消耗生命,等待一個結束的來臨。有何樣的事情能激發起像死去的熱情呢?我想著,並沒有答案,我腦袋裏空空的,空空如也。我沒有力氣去擁抱未知的來臨,只希望多在一角嘆息,單純的等待生命的結束。 天命在哪裏?假如我的命運早刻在手裏,或者存檔在我的臉上,誰能解讀這些暗號?為我解讀為有意義的訊息。有意義的訊號?是否已經被界定為對我主觀認同的訊號,還是我不認同但是應該走的路?鏡子裏面的我,想不通,結起像便秘一樣的臉。快給我那一丁點的希望,要快,因?我感覺到自己快會瓦解,淪為一個從來都陌生的我。為此,我焦躁不爾,我感到極度的不耐煩。 這就就像喝醉酒胡言亂語嘔吐一樣失儀,我討厭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