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0212_01

20040131

二月。上海。上海。 這讓人崇拜嫉妒的城市,充斥著陌生人,來去匆匆的追尋。對於這個燈火繁華、人聲鼎沸的城市,我沒有興奮的情緒,呼吸著那意氣風發的空氣,只感到不安。 一如以往,貫徹早機去、晚機返、做足十幾日的精神,七點鐘便拖著一空一滿的行李箱,打的出去機場(幸虧客戶出手闊卓)。Check-in完才八點不夠,便到機場二層的FoodCourt 吃早餐。在Burger King 點了一份早餐,失望得不得了,盒子上記錄的製作時間是7:30,不冷不溫的。這種叫品質控制的手法,真是令人狐疑它是否真的能帶給客人上佳的產品素質,至少看見那個時間紀錄,心裏已經…… 登機前先到Duty Free買煙給朋友,想了許久,究竟她吃的是什?牌子,最後憑著記憶,買了一條Lucky Strike。可是後來朋友告知,她已經不吸薄荷煙,純登喜路比較適合。我想,我朋友的關懷,還是不夠多。 閃閃的手做詩集,軟軟的躺在手裡,陽光灑在那柔柔的紙上,微微化開的文字,輕輕的帶我到九八年的森林暢遊。這詩集,像極了她。 晚飯: 水煮魚 (浦東龍陽路附近渝知魚餐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