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。飛行 — 給貽興

少年常常望向無邊天空,想象有一天能拍著雙翼往夢之國飛去。於是,他努力的添羽毛去裝備自己,跟周遭的人訴說他的期盼,無時無刻的研究各樣的可能性,因為,他相信,總有一天能飛起來,雖然飛天的路不好找、不好走,也許要放棄很多。在路途上,有些陪他走的人走了,有些堅持不了的人走了,有些人依戀在地上的感覺所以揮手了,有些人覺得天上的光太刺眼,只顧掩住自己的眼睛。『要不要再繼續呢?』對少年來說,答案是肯定的,只怕剩下自己,都要繼續的去,這世上為著其他東西而放棄夢想的人終究太多吧。

在路上,我遇見少年,從他身上看見夢的形狀,原來,在下沉的城市裡,還真的有夢。也許我從來沒有這樣清楚的、這樣接近的彩光,毫無疑問的便追上去,希望能摘下一丁點的光,再發黑的心裡亮燈。星期六,少年起飛了,很多很多的人像風,輕輕的默默的,送他起飛。沒有過份的熱情,也沒有過份的煽情,少年踏踏實實的感激大風和小風。

那天的感動,害得我在茶餐廳吃魚片麵的時候掉下了眼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