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

又來了,最近我開始對生存的慾望降到很低的地方,我允許自己沉迷在唉聲嘆氣中,我想不到把自己放在什麼的地方去,也想不到自己的生活意義,每天都在挨過去的似的,好不容易才一天,好不容易才渡過了一天。現在的感覺是,我的生存只在於消耗生命,等待一個結束的來臨。有何樣的事情能激發起像死去的熱情呢?我想著,並沒有答案,我腦袋裏空空的,空空如也。我沒有力氣去擁抱未知的來臨,只希望多在一角嘆息,單純的等待生命的結束。

天命在哪裏?假如我的命運早刻在手裏,或者存檔在我的臉上,誰能解讀這些暗號?為我解讀為有意義的訊息。有意義的訊號?是否已經被界定為對我主觀認同的訊號,還是我不認同但是應該走的路?鏡子裏面的我,想不通,結起像便秘一樣的臉。快給我那一丁點的希望,要快,因?我感覺到自己快會瓦解,淪為一個從來都陌生的我。為此,我焦躁不爾,我感到極度的不耐煩。

這就就像喝醉酒胡言亂語嘔吐一樣失儀,我討厭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