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來未有試過這樣恨不得的事情趕快發生,心裡不斷的期盼公司快倒閉。我不打算為著這魔鬼的思想內咎和辯護,縱然懦弱的我還沒有足夠的勇氣當住老闆的面狠狠的說。

心裡,我是清晰的知道,受夠了。我和同事用心過、投入過、熱誠過,以為這樣的努力,我們就能為公司帶來一點點的成就,可是,我徹底的錯了,我看錯了。老闆給我們自由,只是因為他們也不知該去那裡、做甚麼;老闆給我們體諒,大概也是因為他們在原諒我們的時候來原諒自己的無知;老闆出差帶著我們,也因為她怕寂寞而已。過去,我錯誤的認為老闆很有辦法,但原來他們也只是井底蛙,空有目標,講就萬能,做就低能。年底,老闆的老闆問,你們究竟花錢到甚麼時候才能賺錢,老闆才突然的醒過來,所以今年,要我們四處的把客抓錢去。一如以往,她說公司的目標只有一個,就是賺錢賺錢再賺錢,眼裡卻一點都不發現公司發育不健全。

心裡的叛逆在膨脹,也不願意去上班,心裡一邊鄙視他們,卻一邊可笑地每月準時領取人工,縱容著自己一天一天的垮下去,悶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