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熱與克己

與我一起看過演唱會的人都知道,我是那種要狂烈揮熒光棒,還要站起來蹦蹦跳,可以的話,還會站到椅子上面去,大聲大聲地尖叫的人。

記得有一個外國朋友說過,嘿,你準是那種在家裏空無一人的時候,扭大音樂,對著鏡子跳舞的人。我問他,為什麼?他說,你就是平常強烈的壓抑自己,要守規矩的人呀!所以,沒有人的時候會做一些反常的事,平衡一下嘛。聽罷,哈哈的,然後滿尷尬的。

他的話,一直在我腦海裏,尤其,是我獨處的時候。我嘗試去扭大音樂,站在鏡子面前,良久,不敢動。只不過是自己盯自己啦,幹嗎這樣的彆扭?沒有面對自己的勇氣,何以面對別人(這樣的情況,這樣的形容,有少許小題大作,但,基本如此)?至少,我要比別人早點知道,我的四肢是否不能協調呀!結果如何,秘密。可是,我覺得有些情緒,慢慢的給釋放出來。

有些人,很容易的表達自己,開心會笑,傷心會哭,生氣會黑臉,那都是正常不過的事。然而,生活中的訓練,卻告訴我們,隨便表達自己的情緒,是沒有EQ的表現,是沒有克己的表現,會造成別人的不便。

我找不到狂熱與得體的那條平衡線。

p.s.昨天晚上拉闊達明,我站到椅子上去,工作人員小姐兩次勸我下來,她懊惱地說:你不可以這樣子的!我想,但我又可以哪個樣子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