懶惰

開了窗蓋被子,不冷也不熱的季節,是最適合睡眠的季節。鑽進被窩裏的溫度剛好,不會悶汗,也不會冷掉手腳,只有這個天時。

七點四十五分,鬧鐘響起,我賴過一刻一刻一刻一刻的床,直到八點四十五分,才想起今天是星期三,要給清潔阿姨開門倒垃圾,所以要起床。鼻子裏充滿特別的分子,有乾燥、有樹葉和有點冷。我穿上金色的外套,套上黑色長褲,把腳塞進運動鞋裏,把包包掛在身上,咕嚕咕嚕的吞下大杯清水,我輕輕的哼著Ann Sally 的I wish you love,便出門了。

乘電梯已經九點十五分,我為自己打賭,如果能巧合的趕上88M,巧合的趕上往旺角的地鐵,在轉車的時候適逢下班車到站,我將在十點前回到辦公室,這樣,我會給自己買五蚊豬腸粉做早餐,這是上班途中的小遊戲。為何上班需要這麼多的巧合呢?大概是一個自律性不高的人,巧合的找到一份老闆和同事常常出差的公司,巧合的一個人工作,所以順利成章的懶惰。

說穿了,還不是因為懶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