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0212_06

20040207

我最親的人都在了,好像去移民似的,大夥做好登記以後,便給安排到一所屋子裡坐著等。他們都在討論去了那個地方以後會怎樣怎樣的,可是我感覺快要生離死別一樣,我知道去了那邊,樣子會變得不同,記憶也一分不剩,那?,我們是去投胎轉世嗎?是這個樣子的嗎??什?我不曾感覺到死亡?媽媽在旁邊熟悉的打點一切,她說:到了那邊,你自然會知道。我搞不懂是怎樣的一回事,我握住弟弟和妹妹的手,漸漸的,我開始哭起來,我捨不得他們,弟弟?起頭望著我,他也哭了。然後我們排隊,一個一個入閘,到爸爸了,他用煙頭在太陽穴的地方烙了一下,他說這樣我們到那邊便能認出他。到我了,可是名單上沒有我的名字,過不了去…然後我就醒來了。睡醒的一刻,才發現平常嘴硬的我,是多?想念家人。
睡得不好,只好到Lobby吃早餐,這可是整個星期第一次吃早餐呢。

你們有聽過”擦背”嗎?擦背是上海浴場特有的項目呀,以前還是男士專享的,現在浴場流行起來,女士也有”助浴”的服務了。打算去的店因?距離太遠(我在浦東,店在虹橋),所以去了酒店 “附近”的”雅典皇宮”去,咋聽覺得似男人場,一路走心理還有點雞毛。走了45分鐘(這叫附近),快要放棄之際,在幾塊地盤中,居然看見一所氣派非常的建築物,看來就是我要去的地方。

一進門,熱鬧的不得了,服務員很多,大人很多,出奇地小朋友也很多!我這個大鄉里,換過鞋以後,便被指示到女浴去。原來一定要先沖涼才行的,因?這裡本來就是浴場嘛,哈哈!腳一踏進更衣室裡,賣尬!很多不同體形、不同種類的女人赤裸裸、落落大方的走來走去,嚇了我一跳,尷尷尬尬的換衣服去(其實是摟條毛巾而已)。你以?會有獨立隔格嗎?沒有!他們就這樣自自在在,帶著洗頭水沐浴露走來走去,徹徹底底的在你面前洗個乾淨(比如頭要洗三次以上、狂搓身體每個部位直到皮膚紅紅的,最後還要拿只牙刷刷牙)、打你尖(已經習慣了)、死罷住個花灑直到全家人到齊洗淨後才離開,從這個層面,我完全體會上海人精打細算的性格,嘿嘿。(再續)

晚餐:吉祥餛飩(人民幣6.2元呀,破紀錄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