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0203

我一直以?我的臉孔很會裝模作樣,在辦公的時候總能換上一副返工相,裝作很乖很聽話很會遷就人的樣子,可是呢,事實剛好相反,我很容易把喜怒都放到臉上去。 晚飯:意大利海鮮飯(浦東八佰伴地下的意大利餐廳)

20040212_05

20040202

朋友說:”你知道嗎?我在你這個年紀也說不生小孩,可是到了三十幾,覺得整個家庭不完整,到時候你就知道小孩子有多重要。” 朋友老婆說:”早知道生出來是她,我該早幾年就生她出來。不過,這是緣分的事了。” 看著他們倆口子,抱著小楚翹(親愛的,你沒有看錯),一邊嬉笑女兒甲組腳、一會兒又說她不漂亮、又說她愛吃像極爸爸,我告訴媽媽,不用怕,她長大後,肯定是精靈活潑又可愛的小孩,然後,媽媽滿足的笑了。我想,人生最大的幸福,莫過於此。 晚飯:家庭飯

20040212_02

20040201

今天是星期天,還是得上班,其實我也想不透有什?著急的事情要趕著辦,然而這架公司就是喜歡午飯時間不吃午飯、下班時間不下班,還有休息時間不休息。對於這一點,我真的不明白,他們的工作欲有這樣高漲嗎?不用陪家人也不用找朋友取消遣,天。像我這樣的小小薯,每天有飯吃、早點下班、看電影、和朋友吃飯聊聊天,已經覺得好滿足,也許,只有瘋狂的人,才能帶給小小薯們一點點的安逸? 晚飯:魚香肉絲飯、羊肉湯(浦東濰坊路清真小店,共人民幣11元)

20040212_01

20040131

二月。上海。上海。 這讓人崇拜嫉妒的城市,充斥著陌生人,來去匆匆的追尋。對於這個燈火繁華、人聲鼎沸的城市,我沒有興奮的情緒,呼吸著那意氣風發的空氣,只感到不安。 一如以往,貫徹早機去、晚機返、做足十幾日的精神,七點鐘便拖著一空一滿的行李箱,打的出去機場(幸虧客戶出手闊卓)。Check-in完才八點不夠,便到機場二層的FoodCourt 吃早餐。在Burger King 點了一份早餐,失望得不得了,盒子上記錄的製作時間是7:30,不冷不溫的。這種叫品質控制的手法,真是令人狐疑它是否真的能帶給客人上佳的產品素質,至少看見那個時間紀錄,心裏已經…… 登機前先到Duty Free買煙給朋友,想了許久,究竟她吃的是什?牌子,最後憑著記憶,買了一條Lucky Strike。可是後來朋友告知,她已經不吸薄荷煙,純登喜路比較適合。我想,我朋友的關懷,還是不夠多。 閃閃的手做詩集,軟軟的躺在手裡,陽光灑在那柔柔的紙上,微微化開的文字,輕輕的帶我到九八年的森林暢遊。這詩集,像極了她。 晚飯: 水煮魚 (浦東龍陽路附近渝知魚餐廳)

有勁的日子

老邪給我留言,他說,看見照片,想起最有勁的日子,想起我們,也不敢對生命怠慢。是的,我承認那些真是最有勁的日子,一股盲勁,擔起兩個會、幾個要務還要做功課趕兼職去旅行,真是忙得風流玩得折墮,想起來也動魄驚心。舊朋友聚會,捎來一些舊照片,哇哈,真是嚇死人,幾多年前的照片?兩年、三年?才不過兩三年的光景,臉上的得意和朝氣早就不知溜到哪裏去,遍尋不獲。 現在呢,每天都是捏把汗挨過去的,春去秋來,時間都在頭上嗖嗖的過去,冷不防脖子一涼,給人砍過一頸血還要乖乖的悶不吭聲,繃帶一綁還是得繼續上路。上個星期認識了一位友人,才十八,閒談幾句,便被說中要害,他說我沒有理想,理想不見了,你不覺得生活空虛嗎?聽罷,冒汗。

工作

又來了,最近我開始對生存的慾望降到很低的地方,我允許自己沉迷在唉聲嘆氣中,我想不到把自己放在什麼的地方去,也想不到自己的生活意義,每天都在挨過去的似的,好不容易才一天,好不容易才渡過了一天。現在的感覺是,我的生存只在於消耗生命,等待一個結束的來臨。有何樣的事情能激發起像死去的熱情呢?我想著,並沒有答案,我腦袋裏空空的,空空如也。我沒有力氣去擁抱未知的來臨,只希望多在一角嘆息,單純的等待生命的結束。 天命在哪裏?假如我的命運早刻在手裏,或者存檔在我的臉上,誰能解讀這些暗號?為我解讀為有意義的訊息。有意義的訊號?是否已經被界定為對我主觀認同的訊號,還是我不認同但是應該走的路?鏡子裏面的我,想不通,結起像便秘一樣的臉。快給我那一丁點的希望,要快,因?我感覺到自己快會瓦解,淪為一個從來都陌生的我。為此,我焦躁不爾,我感到極度的不耐煩。 這就就像喝醉酒胡言亂語嘔吐一樣失儀,我討厭自己。

懶惰

開了窗蓋被子,不冷也不熱的季節,是最適合睡眠的季節。鑽進被窩裏的溫度剛好,不會悶汗,也不會冷掉手腳,只有這個天時。 七點四十五分,鬧鐘響起,我賴過一刻一刻一刻一刻的床,直到八點四十五分,才想起今天是星期三,要給清潔阿姨開門倒垃圾,所以要起床。鼻子裏充滿特別的分子,有乾燥、有樹葉和有點冷。我穿上金色的外套,套上黑色長褲,把腳塞進運動鞋裏,把包包掛在身上,咕嚕咕嚕的吞下大杯清水,我輕輕的哼著Ann Sally 的I wish you love,便出門了。 乘電梯已經九點十五分,我為自己打賭,如果能巧合的趕上88M,巧合的趕上往旺角的地鐵,在轉車的時候適逢下班車到站,我將在十點前回到辦公室,這樣,我會給自己買五蚊豬腸粉做早餐,這是上班途中的小遊戲。為何上班需要這麼多的巧合呢?大概是一個自律性不高的人,巧合的找到一份老闆和同事常常出差的公司,巧合的一個人工作,所以順利成章的懶惰。 說穿了,還不是因為懶惰。

20030816d

2003年9月9日

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記下我的生活。因為我覺得我的生活裏沒有什麼特別好記下的,從天亮的時候上班,直到天黑。回家後剩餘的時間也不允許燒一鍋飯給自己吃,為了省錢也只能吃那白白的魚旦粉,因為硼砂的化學作用會讓我胃疼,最後意興欄柵的嚼下油菜和淨河。工作的忙碌讓我疲憊,可是,究竟是我懶惰,還是工作讓我生厭呢,我實在不太知道。只知道每份工作只能讓我興奮一陣子,隨後的,味如嚼蠟的日子。沒有超乎意料之外。 死亡圍繞在腦袋的次數多了,每天都在想著這事情。不用擔心,那只是純粹思考的事情而已,並沒有牽涉到任何不愉快的時間和情緒。死亡,也許就只是像拔掉電源一樣,霎那,完了。我對此並沒有太大的憂心,坦白說,我不害怕,對於摯愛、親友的責任,我也沒有設想太多,因為那總是煽情的,那樣的情節,對死掉的我又有何意義呢?反而我知道,多買了兩份保險,他們的生活肯定比現在有保障。 生活究竟是如何的呢?

本周小總結

這個星期,真是忙的不得了。堆在辦公桌上的紙和文件夾突然每一張每個細節都有東西更改,電郵、傳真和電話也約在這星期猛響,要跟其他同行bid的建議案都要交貨,坐在電腦前腦袋一片空白卻什麼都寫不出組織不來。徹底的感到自己的退步也意識到自己老了,昨晚做到三點今天立刻喉嚨痛四肢發軟頭痛的開花… 唯一的期盼是明天到台去玩玩看綺貞,老天爺居然玩o野打大風,心裡涼了半截… 渡過這樣的星期我覺得可以放肆一下,所以我現在大口大口的吞下雪糕,想起明天人人上班時我已在台灣,不其然很魔鬼地偷笑… 01:16 哎~~~~~剛看過新聞,那個爛颱風真是來勢洶洶,千萬不要飛不成喔,不要嘛~~~~